ピクチャ 8.png

  我們通常缺乏談論圖畫的語言,其實,連談論語言的語言也是缺乏的。所以做一點這種預備,是蠻好的。不必先找專家,我們從日常用語裡面,從好壞,喜歡不喜歡,可怕不可怕,噁心不噁心,優雅嗎?醜陋嗎?這些普普通通的話裡面,可以慢慢發展出接近專家的話,那時候再找有經驗的人來談。

  讀書會經營的好,就是在自己接觸有了經驗之後,再找對繪本語言及談論繪本的語言有素養的專家來一起分享。在這分享過程中,專家說的話,你不要把它當作非試不可的建議。閱讀的經驗跟交朋友一樣,長輩、老師或醫生對你親近的朋友,總免不了有一些意見。他們有他們的標準,你可以參考,但是,如果有疑惑,應該提出來討論。你不贊成的,要將你的理由想辦法明白的表達出來。好的專家是,會把你當朋友,會向你學習的人。看看他們的表情,如果他們露出鄙視,或者你發問他卻不耐煩的,對不同的意見,非把人家揉死不可的,這種專家你要敬而遠之。

  認識繪本有很多的方式,簡單地來說,接觸,討論,是必要的。把這個簡單變複雜一點,你要去演奏,要把它表現出來,跟人家分享。再複雜一點,你不只是要往前翻,還要往後翻,你要聞它,你要念它,你要講它,討論它,有時把它丟在牆上,看他滾下來的姿態,有時要拿它來丟蟑螂,檢視它當武器的功能。

  研讀繪本,要有一種心情,好玩好玩的那種。太嚴肅了,把它當成教育的工具,把它當成神聖的藝術品,那就太嚴重了。繪本是小孩,跟小孩做朋友,有時候要牽他的手,有時候要蹲下來跟他說話,有時候要抱高高。為什麼這樣呢?因為繪本的作者,我說好的那一種,是把讀者,不管是九歲或九十九歲或一歲兩歲,都當成朋友來看待的。對了,繪本中的圖與文,常常像是腳踏車的兩個輪子,它們是合作的,速配得好好的東西。好的繪本,書面的語言會推你,會告訴你,後來有什麼事要發生了;而圖像的語言,會輕輕的告訴你,看我,看我,靠近一點看,看這邊看那邊,看中間,閒閒地看,它像是殷勤的主人要留你,和你聊天。但是它不開口,它不說話,它在你眼前搔首弄姿。這樣看來,圖跟文,似乎有一種矛盾,其實也不是,這一點呢,就只有在演講的現場我才能說清楚了,哈哈!

  我有一個學生曾經笑我說,我犯了繪本獨大症,冤枉啊,冤枉!沒有繪本的世界,一樣可以有幸福的生活,但是小孩有了繪本,成人有了繪本確實是會有很不同的世界。

  對了,我差一點忘了,我前面說的讀繪本要有心情,就像見朋友一樣,是一種藝術。最要避免的是,知己而無禮,以為對某一個繪本有深刻的了解之後,就拚命,無論如何要把它介紹給別人。讀書像在種植,看繪本尤其如此。時候不對,種子播下去;地方不對,種子播下去;播下去不照顧等等,種子都不會發芽。你把書隨便介紹給人家,不考慮被你介紹的人當時的心情,那常常會被認為你把60分的說成90分,或是90分的變成不及格的東西。更大的問題是,誰來決定?怎麼決定繪本的好壞呢?當然,專家會告訴你,而你應該告訴專家的是,你自己的意見,是不可少的。

  誰認識繪本,你嗎?我嗎?小孩嗎?嘿,我告訴你,我認識一隻貓,牠好會欣賞繪本,你一定要相信我,貓讀書,跟小孩很像。試試吧!如果你願意把書拿去試貓,或是你金魚缸的魚,你就曉得找到最好的情況,去跟社會的新成員--小孩一起分享,謝謝。

 

楊茂秀

1944年生,已婚,有個女兒

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創辦人

曾任教美國蒙特克萊大學兒童哲學促進中心,清大及輔大、台東大學兒文所教授心理與哲學、美學、兒童哲學、兒童文學與思考實驗、父母學等。

喜歡寫故事說故事和朋友走山看海 

 

<什麼是繪本?> 完結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花栗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